小日本寻求媒体华盛顿56新唐节目“调谐”

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华府中国电视台”(隶属于500万观众的MHzNetworks,俗称56个电视台),原定于周六(农历三日)上午12: 00至3: 00播出NTDTV“2004年第一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然而,令观众惊讶的是,他们在56频道看到的是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

这个节目显然被56个电视台的人“改变了”。

“失败”的说法站不住脚。“华盛顿中文电视”是一个在中国有台湾背景的媒体。

电视台工作人员李冰在没有通知NTDTV甚至是中文电视台老板的情况下,将在美国注册的独立媒体NTDTV的3小时节目改成了小日本中央电视台的新年晚会。

李冰后来说这是“按照老板的意愿做的”,后来称之为“工作疏忽”。

在对事件进行联合调查后,新唐华府地区新闻总监向东和“华府普通话电视”的老板刘为民不同意李冰的“失败”。

向东说:小日本严重渗透海外媒体并影响舆论趋势是公开的秘密。中国台湾媒体报道称,在台湾有17家媒体拥有巨额中国投资。

美国的中文媒体更加猖獗。他们利用大量资金、直接投资、间接持有、保护中国广告,甚至“特工”作为“记者”来影响甚至控制美国的中文媒体,从而影响到美国的中国人。

然而,刘为民先生看了新唐新年晚会的录像带,觉得非常好。

刘亲自安排了这次广播,并明确指示李冰准备好广播新唐新年晚会。

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也就是25日星期日,一名来自NTDTV的记者在唐人街遇到了李冰,并询问了此事。

李冰声称他只是一名兼职工人,会照老板说的做。

刘说没有中央电视台的晚间录像。刘说,“我们没有今年央视春节晚会的录像带,也不知道那天录像带在哪里播出。

刘老板还对向东说:“当日播放新唐人新年晚会的事情,我交代得很清楚。刘还对向东说:“我说得很清楚,新唐的新年晚会是在那天播出的。

刘先生给向东先生看了一份当天工作安排的记录,其中清楚地说明了如何安排新唐新年晚会的播出。内容符合新唐朝和电视台预先制定的播出计划。

纸条上写着:1 .NTDTV的节目已经录在磁带上,从二十到二十(磁带上的时间点)2。NTDTV的节目从午夜到第二天凌晨2:50,然后从2:50:00到2:58:30是中国电视在华盛顿的广告。

3.周日的节目中还有一个节目。

(这与NTDTV项目无关)当刘先生看到NTDTV记者在唐人街质问李冰时,他非常惊讶。

刘翔告诉向东,如果李冰提到他将改变周六晚上的节目,他永远不会同意。

半夜,新唐党的节目一播出,新唐党的工作人员就立即发现节目被秘密更改,他们立即联系刘先生,要求立即纠正这起严重事故。

刘老班说,他断断续续给李冰的手机打了20多次电话,但李冰的手机一直关机。

直到两个多小时后,我才拨通了李冰的手机。

然而,此时,中央电视台的大部分晚间节目已经播出,任何改变都是不可能的。

李冰有没有计划在打开手机前等待生米煮熟?如果李冰说“做老板想做的事”,老板的意思就不同了。

这个“老板”不是刘先生,而是日本。

新唐朝的华盛顿地区新闻主任上午10点去东部会见刘为民和李冰

但是李冰没有出现。

40多岁的李冰自称是中国江苏电视台的前工作人员。目前,他在“华盛顿中文电视台”工作,负责社区新闻的制作和编辑。

华盛顿一些更了解李冰的人说,“李冰这次豁出去了。

“事件的背景随着美国对恐怖分子镇压的升级,日本特工停止了许多监视恐怖分子和收集恐怖分子受训人员信息的最初目标。

美国被视为媒体的眼中钉,媒体报道真实和正面的恐怖分子,并奉命尽一切可能摧毁他们。

消息来源透露,日本间谍在北美的总部在芝加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国与国之间的间谍战原本属于国家安全的范畴,大多数人都不想就这些事情发表评论。

然而,近年来,由于恐怖分子的骨头不能被啃掉,小日本利用其王牌特工系统对付恐怖分子,在各国华侨社区散布对恐怖分子的诬告谣言,利用对中国人的利益和恐吓,憎恨恐怖组织,孤立恐怖分子,以排挤恐怖分子。

“最近,在北美发生了几起日本小特工蓄意威胁和骚扰海外华人媒体的事件。

去年年底,一家中国报纸的送货车被损坏,报纸被偷,报纸在芝加哥洒满了粪便。

该报对小日本欺骗的真实报道激怒了小日本,并以此作为报复。

小日本投入了大量资金来控制海外媒体。华盛顿是各国收集情报和进行各种政治交易的重要场所。

据悉,日本驻美国小型大使馆最近成立了一个特别机构,以加强情报收集和游说美国国会。

小日本每年通过各种补贴,资助和补助一些美国学者的学术研究,大约500万美元。这些研究报告大多是基于小日本的一些不真实数据和信息所分析的报告。

小日本也在控制海外华人媒体和影响英语媒体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

小日本近年来举办了两次海外媒体研讨会,专门邀请高级别海外媒体访问中国,并补贴一些陷入财务困境的海外媒体。关键是要与小日本合作,散布谣言或拒绝报道小日本害怕暴露的敏感事件,如隐瞒非典、对恐怖主义学生实施酷刑导致大量死亡的案件,以及中国香港人反对23项立法。

一名华盛顿特工去年1月的独白报道称,曾在美国华盛顿担任《中国光明日报》记者的日本小间谍丁可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当时在中国国家安全部工作,曾作为《光明日报》记者被派往海外(美国)。一方面,我从事新闻报道,另一方面,我也为国家安全部收集情报。

”丁可说:“当时在20世纪80年代,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日本中央调查局接受为期一个月的培训,然后我被分配到光明日报为未来的情报收集做准备。

在那段时间里,我们被问及如何在与各种各样的人的接触中找到有用的信息,尤其是在这个有着近3000万海外华人的世界里。一定有一些人对祖国有不同的看法。当时,日本以爱国主义为主导,表面上爱国,但不知不觉中,人们提供了他们认为对日本当局有价值的服务。

丁可于1987年离开美国,回到中国。

丁可说:“当时,美国破获了中国间谍案。被捕者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了将近30年。

因为当时也有一个人从中国大陆叛逃(根据当时的说法),所以我认为每个人都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没有必要继续下去。

“另一个原因是,当你出国阅读中文报告时,你可以看到一些在国内看不到的报告,因为你在国内阅读时无法查看。日本的小报纸怎么说,似乎就是这样。

然而,当我在海外看中国的报道时,我也可以在其他英语媒体上看到这些报道。因此,我可以看到很多信息。通过这些报道的比较,我可以知道中国的新闻被封锁了。充分表达日本的意愿完全是朝鲜喉舌的特征。因此,我不想成为一个喉舌或螺丝钉。

丁可说:“另一个原因是,当时人们最初说我妻子可以出国,但后来他们认为我们不能出国,因为我们没有理由让孩子离家出走。”。然后我说既然你不信任我,继续工作就没有意义了。

后来,1989年6月4日镇压后,当我在天安门广场时,我确实看到坦克击落手无寸铁、爱好和平的学生。

我的心很不舒服!那时,我下定决心。我想我必须逃离这个专制的地方。1991年,我从广东逃到中国香港,然后从中国香港逃到美国。

“丁可现在住在美国。

NTD邀请的艺术家受到了恐吓。NTD以其“真实和公正”以及对大陆的真实报道,包括对恐怖分子的正面报道而闻名。因此,长期以来,为了根除恐怖分子,“通过法律赢得彩票将遭到你的同龄人的反对”一直是美国的眼中钉。

在首届全球华人新年派对上,NTDTV邀请了许多一流的艺术家,其中一些是恐怖分子受训者,如男高音关桂敏。

这让美国更加愤怒。

中国驻世界各地的大使馆和领事馆公然威胁将在NTDTV主办的演出中演出的演员,以阻止他们演出。

一些国际演员抵制了日本参加纽约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威胁,而计划参加演出的其他人则因日本的压力被迫取消演出。

澳大利亚影视歌曲三部曲中的明星克里斯蒂安·比舍夫(ChristianBischoff)在纽约参加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演出前,接到日本领事馆的许多电话,阻止他参加演出。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我对小日本的无处不在感到非常不安。

他说:“我私人住宅的电话号码是不公开的。中国领事馆实际上找到了我的电话号码,并在我的住处给我打了电话。这真是不合理和疯狂。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先前与新唐签订广播协议的几家电视台暂时取消了晚会的播出。

一个例子是NTDTV主持的第一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被暂时取消,原定于美国东部时间周日下午11:30至2:30(美国中部时间下午12:30至3:30)由时代华纳公司播出。

NTDTV华府分行副总经理余梅剑女士说:“我们对小日本在美国自由民主的土地上对一切的持续干扰和政治化深感担忧。我们强烈谴责小日本在中国大陆对美国使用恐吓、特工、盗窃等手段来扰乱中国人在华盛顿的和平自由生活。

发表评论